荡一只皮划艇去看看这个美丽的星球(组图)

“秋日的额尔齐斯河美得让人心醉,胡杨树的叶子变成了金色,飘落在船头。远处的一群白点逐渐靠近、变大,原来是群白天鹅,张开翅膀,线条优美极了,像是森林里的精灵。整个画面色彩很丰富,仿佛走进了一个童话。”那是老极第一次荡着皮划艇行舟于额尔齐斯河,载着妻子小猪划行了五天,行程168公里。这条发源于新疆阿尔泰山、中国唯一自南向北最终流入北冰洋的河流,在老极的皮划艇旅行中留下许多美好的故事。

老极是一名国际漂流向导,他把自己的旅行方式叫作“行舟逐浪”,可他却玩笑地说自己是个“疯子”。没错,他干过很多疯狂的事,比如,骑上摩托车,带上妻子和当时只有两岁的儿子跨越12个国家,去北极滑雪橇、看极光。如今,皮划艇旅行是老极最执着的一部分。他说:“我们全家有同一个梦想,就是乘着皮划艇,划过世界的每一条河流。”

2010年夏天,老极与朋友骑马经过额尔齐斯河。他爬上一座小山,遥望蜿蜒流长的额尔齐斯河。戈壁与盐碱滩之间,河水如绿色的丝带绵延开来。“就像是一只翡翠手镯。”那一刻,老极心里想:一定要和妻子来这里划水旅行。

老极认为,皮划艇旅行首先要有策略性,必须对河流了如指掌,要有良好的划船技术。为了应对大自然的瞬息万变,他和妻子做足了额尔齐斯河的河水研究,第二年秋天,他们如约开始了这段奇幻漂流。

宽阔的水面,成群的候鸟,从俄罗斯向南迁徙来此过冬的天鹅,每一个画面都让老极感到自己与自然的亲近。“用划船的方式去接近自然,你就能够与天地、生灵接近。”同时,这还蕴藏一种更有趣的关系——皮划艇让旅行者从水面的视角看风景,而不经意间你也会成为别人的风景。

人类依水而生,沿着河流旅行,总能遇见很多仍过着当地传统生活的人们。在老极看来,与河流两岸的人的相处是最珍贵的。一个夏天,他们划水经过一个哈萨克族的牧场,看到人们用铁皮箱在河上运送东西。当看到皮划艇驶来,好多人呼喊、挥手,让他们过去。

“所有人都过来,指着我们的船,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看得出他们认为船是重要的生活资料。”老极热情地教了当地人划船。在临走时,一个哈萨克族的小伙子牵来一匹马,指指马又指指船,想要交换。“岸边生活的人民很淳朴,他们很重视生产资料。河流养育了两岸的人,水与人的关系很深。如果说风景是河的皮肉,两岸人的生活就是血和骨头。通过划船,这些都可以慢慢感受。”

一只两三米长的小皮艇完全靠人力来操控速度和方向,老极在长途旅行中也遇到过危险。

十年前,他刚开始玩的时候还不了解如何选艇,也缺乏皮划艇旅行的经验。他和几个朋友在网上买了一只充气式皮划艇,便在西藏的尼洋河中划了起来。

然而,船刚行驶到河流上,他们一行人就后悔了。水流很大,他们的装备完全不足以应对自然环境,结果船翻了,所有的装备都被冲走。几个人好不容易找到平坦的地方爬上了岸,却已经冻得浑身僵硬。“那一刻像是快被冻死了”,老极说,之后,他再也不敢掉以轻心,认真地学习划船技巧,了解河流环境。

在老极看来,皮划艇旅行的最大难度来源于自然本身。“很多时候,突然就下雪了,或者一下子就刮逆风了。”他还遇到过许多突发情况,应对的原则只有一条:不勉强出行,遇到糟糕的天气就安营扎寨。任外面,在帐篷里面泡泡茶、听听音乐,也不失为旅行的乐趣。

当然,帐篷不能抵御所有的恶劣天气。在儿子辛巴一岁半时,老极一家在额尔齐斯河皮划艇旅行就遇到了狂风。幸运的是他们找到一户哈萨克族人家过夜。那一晚,他们吃着羊肉,睡着热炕头,和哈萨克人讲述着沿途的故事。“也有可能在恶劣的环境中找不到寄宿的人家,那就冻着呗,也是种锻炼。”老极说,户外旅行总有很多不可控,带给你的新鲜刺激也往往不在计划内,这就是它吸引人的魅力。

每次带上大概30公斤的物资,可以让老极一家约一周的皮划艇旅行过得不错。空下来,他可以在岸上给家人做米饭、红烧肉,也可以顺手在河里打个鱼做加餐。伊朗扎因达鲁德河沿岸的孩子们看到辛巴吃下他们给的饼干后,心满意足地露出笑容;伊朗的男人们热情地亲吻老极,把他们的葡萄干一个劲地往他手里塞;老挝万荣河边那些小酒馆放的轰鸣的音乐,仿佛也让他们的皮划艇行进得更有欢乐劲。

如今老极又在忙活去南极划船的准备了。这个外表粗放的东北汉子其实有着浪漫的内心,他告诉妻子和儿子,“今世我们一起去划船,看看这个美丽的星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