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进军元宇宙蹭热点还是真本事?

6 月 15 日,映客召开品牌升级发布会,正式宣布改名为 映宇宙 ,进军 社交元宇宙 。

对于一家拥有全民认知度的上市公司来说,品牌迭代算得上是 惊险一跃 。上一次因改名饱受关注甚至争议的公司还是 Facebook,但不可否认,其将公司名改为 Meta Platforms,直接推动了 元宇宙 概念的火热。

这一次,映客的改名也不出所料,外界声音有期待也有质疑:为什么映客要做元宇宙?映客能做成元宇宙吗?

对此,映宇宙董事长奉佑生向深燃回应, 七年前,我们思考的是怎么能让直播成为主流生活方式,那时大家不看好,但现在直播与生活各方面息息相关,我认为元宇宙也是这样,因此我们要勇敢地踏进去。

有声音认为,元宇宙还处在发展初期,不只是映客,市面上现有的元宇宙社交产品都只是在原有社交产品的基础上,进行了场景和人物形象的升级。

不过,在正式改名前,映客已经业务先行,推出了多款社交元宇宙产品进行试水。现在外界好奇的是,映客能否带着 Web2.0 时代的研发和运营理念,顺利进入 Web3.0 时代探索一番?现在高调入场,是个好时机吗?

2020 上半年,随着直播带货成为新风口,作为直播鼻祖的秀场直播行业增速放缓,映客等头部直播平台似乎逐渐风光不再。

面对外界的质疑,奉佑生对深燃表示,他在 2019 年就意识到了秀场直播的危险。不能等到秀场直播已经存在挑战了,才去做后面的探索。任何企业都有生命周期,要在产品进入成熟期之前,就开始探索第二、第三增长曲线。

映客的探索,从 2019 年也就是上市后的第一年就开始了。据介绍,截至目前,映客搭建了一个全场景的社交产品矩阵,既有兴趣交友软件 积目 ,也有覆盖下沉市场相亲需求的 对缘 ,还有针对垂类户外运营人群的 觅野 等。

线上的社交工具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促进匹配效率的问题,但映客发现,人与人想要进一步发展,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线下见面。为此,映客在开发针对新城市青年的社交软件 超级喜欢 的同时,于 2021 年 9 月在北京望京 SOHO 开了一家同名线下体验店。同一年,积目开始在线下同步举办活动,承接线上 同城组局 功能覆盖的演出、剧本杀等多种需求。

直至目前,这些应用可能依然被认为 小众 ,知名度和用户量并不高,也有声音认为,映客吃力不讨好,一直在推新,却难引起市场的关注。

实际上,映客的内在逻辑是以社交为核心,为不同圈层、不同年龄、不同地域文化、不同兴趣爱好的人群,搭建线上线下全场景融合的产品矩阵,并组成了直播之外的稳定增长点。

从映客2021 年年报就可以看出,映客目前产品主要覆盖直播、相亲、社交三大板块,其中社交产品带来 57.4 亿元收入,营收占比达 62.6%,相亲产品带来 6.14 亿元收入,营收占比 6.7%。

现在映客旗下有 20 多款 APP,背后都有一套中台支撑体系来做支持,这种不断孵化新产品的方式,可能单个产品的用户规模不会特别大,但都有相对精准的社交人群。 社交赛道的投资人纪年称。

在陌生人社交里,用户都会追求差异化、新鲜感。险峰长青投资经理李云帆称,映客这种持续出新、迭代的产品方式,可以不断提供新鲜感。提前准备、多点布局是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优势的一宝。

可以说,映客用一个个 Web2.0 时代的产品满足了垂直人群的社交需求,也为其顺利过渡到 Web3.0 时代打下基础。不论是新产品还是之前的社交产品,对于人性的理解和人性需求点的把握,是一脉相承的。

今年 5 月开始,映客先是在 APP 内上线了业内首个元宇宙 K 歌玩法 全景 K 歌 ,后续上线了元宇宙恋爱 APP 情侣星球 。元宇宙社交最突出的特点之一是沉浸感,这也是多位用户对于上述多款产品的最大感受。

加一时代的负责人吴城称,映客一直在用各种方式构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现在进军元宇宙,也是希望用技术和产品能力,在另一个世界构建人与人的关系,这方面,映客具备经验和优势。

社交是互联网的底层基础设施,映客坚持的社交方向是对的。 春泥资本合伙人周文静向深燃表示,从社交 1.0 时代的 QQ,到社交 2.0 时代的短视频和直播,再到社交 3.0 时代的元宇宙,本质上都是在建立人与人之间更多维、更深度的链接。

映客上市后的三年,也是社交和直播的战场改天换地的窗口期,这三年里,短视频异军突起、直播被跨界偷袭。与外界的腥风血雨相比,映客大有 隐身 的意味。

实际上,从创造出 20 多款社交产品,以及在元宇宙世界里既做产品、又发布 NFT 和数字藏品来看,映客都在暗暗使劲。

几乎在 2018 年上市的同时,奉佑生就启动了公司的内部创业,公司有二三十个创业团队。近年来,映客又推出了 内部创业合伙人 的机制,更大力度地鼓励内部创新。

我们每一个项目都有项目负责人,当负责人对一件事情具有强拥有感的时候,就能够发挥主动能动性,不用管理层去操心。团队会对自己的事情有无比的热情,也会真正扎入人群,不断了解他们的痛点和需求,根据需求来迭代流程和产品。 奉佑生认为 保持创业心态 非常关键。

组织和管理上放权,但机会是时间窗口的,因此映客内部实行了 隔离式赛马 竞争。如果一个团队失败了,可能无法验证方向是对是错,所以不同的团队同时竞争做一件事,优胜劣汰。奉佑生介绍, 同项目不同团队之间甚至都不知道彼此在竞争,6 个月后根据用户的留存数据和商业模型的闭环程度,留下最好的一个,再放去外面打 。 对缘 就是内部赛马下跑出来的胜利者。

竞争机制催生出了流水线式创新,在映客内部,一款新品的上线时间最快可以一周,最慢一个月测试,甚至还有 4 天做出一款产品 的记录。

奉佑生提到,内部赛马还有两个好处:一个是 样板 作用,一些团队真正从平台跑出来了,团队会不断向其学习和靠拢。另一个是 鼓励失败 ,做任何项目,第一次都有失败的可能性,可以通过项目锻炼团队,让人才伴随着项目成长。

但在互联网世界,创新还意味着烧钱。映客却连续 7 年盈利,据其历年财报,映客从 2015 年成立第一年就开始盈利,到 2019 年上半年因收购积目出现过短暂亏损,不过到年底,还是以盈利报收。近两年,映客的利润保持着比较高的增速,2020 年,利润为 2.0 亿元,同比增长 285%,2021 年,利润为 4.3 亿元,同比增长 113.1%。

映客的创新是减法式创新,产品专注于社交和婚恋赛道。这样一来,不仅能积累对人群需求的强认知,还能沉淀技术和中台能力,节省创新的成本。

奉佑生介绍,过去 7 年的产品经验,为映客的中台体系沉淀了互联网的工业化模块能力、音视频、商业化、流量运营等能力;也为映客的技术模块积淀了大量 AI 识别、动态美颜、VR、AR、MR、XR 等技术能力。

从某种程度上看,映客是主动选择做 小而美 的产品。相比先烧钱做规模、再考虑商业闭环的路径,映客的逻辑是,在产品规模很小的时候,就思考怎么活下来。

其中不光有大厂,例如腾讯推出超级 QQ 秀,百度推出国内首个元宇宙平台希壤,字节也内测了派对岛,赛博大象集团旗下一点资讯出品了 啫喱 。还有很多中小玩家,数据公司 Sensor Tower(2022)报告显示,自 元宇宙 概念爆发以来,平均每天都会新增一款 元宇宙 APP。

纵观这些元宇宙社交概念产品的玩法,相同特征是,给用户创造线上虚拟空间、让用户自建类 Avatar 的 3D 虚拟形象、多人线上实时交互等。

实际上,整体的行业感知是,元宇宙社交赛道仍处在非常初期的阶段,摆在行业面前的难题还有不少。

奉佑生表示,现在在产品中想要完整的 3D 呈现几乎是不可能的,设备、宽带速度都无法支持。元宇宙真正的基础设施,目前国内外的公司都没有搭建起来,元宇宙真正的大规模发展,必须等到顶级硬件终端的发布。映客现在做的是应用层面的创新。

周文静也持相同观点,元宇宙的爆发,是基于完善的硬件层和软件层。VR 眼镜等硬件正在普及,但是软件方面,一些底层实时渲染、3D 建模、全息动作捕捉等技术还存在大规模应用的难点,以及算力、带宽的底层基础设施还需进一步突破。现在的元宇宙社交相当于手机的‘大哥大’时代,等技术都上一个台阶,应用层面的东西才能够做好。

游戏圈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从游戏的行业发展角度来讲,第一重要的是玩法,第二重要的是世界观,第三才是技术。 这话放到元宇宙中也同样适用,用户要先因为前面两件事情来,才能用得上技术,可前面两件事,至少现在还没有被解决。

不管如何,这并不耽误元宇宙向前发展,尤其在社交产品赛道,周文静认为,古典的 Web2.0 的社交产品,已经很难在纯产品功能上进行创新了,在技术的演进下,大小厂商都在慢慢步入元宇宙的世界。

在这场蓄势待发的元宇宙争夺战中,映客追求的是, 保持对元宇宙的强烈追求,不断迭代产品 。奉佑生坦言,元宇宙社交是需要耐心的,现在只是刚刚萌芽的第一阶段,要把眼光放长远到未来 10 年甚至 30 年。

元宇宙可能是未来十几年最广阔的赛道,它代表的是一个新的世界。 新世界的好处是,可以讲一个宏大的、远期的故事。 纪年称。至于新世界的社交到底是什么形态,产品功能如何,能跟 Web3.0 融合到什么程度,厂商们都在尝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