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许进:高考不再考英语

全国两会期间,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许进提出关于高考不再考英语取消中小学英语主科地位的建议,在网络上引发热议。在中国青年报创建的相关投票中,有54.3%的网友表示反对,认为参与全球化竞争,英语要从小抓起。

许进说,在美国,大学毕业生通常能掌握3万至5万个单词。在我国,掌握4000个单词就可以通过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为了上重点中学,很多小学生取得了相当于大学英语4级考试或者更高级的英语考试证书。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而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成果应用率低,课程设置不普惠。

许进同时认为,如今的翻译机可以提供包括英语在内多种语言的、衣食住行等领域的、不低于大学英语6级水平的口语翻译服务,技术十分成熟。而智慧手机为大家提供的翻译软件,其解决问题的能力高于贯穿义务教育全过程的英语《教学目标》。

“不再将英语课设置为必修主课,将解决素质教育缺乏课时的问题。学校应该用充足的时间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促进学生全面发展。”许进说。

因此,许进提出在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等外语课程不再设为与语文和数学同等地位的主课,增加素质教育课程占比,不再将英语(或外语)设为高考必考的科目等建议。

网友“方远”认为,照此逻辑,数学也可以取消,因为我们有手机。物理化学都可以取消,因为有知乎。历史也可以取消,因为有抖音。高技术学科都可以取消,因为有人工智能!

“英语不仅是一门语言,更是很多科学研究的基础科学,这关系到许多专业术语、科研指标的认知,沟通交流可以用机器人,但搞科研、谈客户总不能都用机器人吧?”网友“阿斯顿”说。

“如果英语不是主科,英语必然在学校被边缘化,学校不重视、学生不重视,任课老师地位低、收入低,进而招聘到的英语老师素质低、学好英语的学生比率低,而中国日益国际化,高端职位都要求熟练掌握英语。”网友“猪猪吗”认为,如果真的这样,那么只有富有的家庭才能让自己的孩子英语达到高水平,中低层家庭的孩子会丧失这样的机会。所以坚决反对。

网友“啸天”表示完全赞同,“啸天”说,“社会、学校和家庭都没有成熟稳定的英语学习环境,一家几口人平时都不说英语,都在用普通话或方言进行日常语言交流,然后你让孩子拼命去学英语,非常枯燥,这如同沙漠里种草一样,纯属浪费孩子的时间精力,把学英语的时间用在搞户外活动,锻炼锻炼身体,有兴趣想学英语的孩子,可以选修和专研英语”。

网友“小女田”认为,学习一门语言没必要花费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其实没必要从小就开始学,为了升学,有些家长甚至三岁就开始给孩子报培训班。其实,学学简单口语,培养兴趣就可以,不要搞各种培训班比拼,降低比重是有必要的。

网友“生地黄”称,“取消主科地位不计入中考高考成绩我赞同!但英语课程还是要有要学!中国出国的人5%都不到,干吗要所有人浪费时间都学英语。想学孩子依然可以去学,学多少种语言都随你!95%的人日常生活时间里英语没啥用”。

网友“露露”认为,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包括硕士生博士生在工作中能用上英语的很少,除非你是外文翻译或是翻译外文文献著作,否则英语能过四级就可以了,孩子们学外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到头来能真正用上的很少。

该建议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据中国青年报的一份投票数据显示,截至发稿,有2.2亿人次阅读了该投票,有9.7万人参与了投票。

选择“支持。不如好好学习一下自己的语言文化”选项的为37.7%。选择“反对。参与全球化竞争,英语要从小抓起”选项的为54.3%。选择“无所谓。家长和学生会自己补课的”为6%。其他选项为2.1%。

“我国英语学了这么多年,初见成效,国际地位显著提升,英语作为一门工具有它的功劳。学习一门语言不仅体现的是你会说一门外语,而是你在做事思考的时候强化了另一种思维逻辑能力,这是学和不学最内在的区别。而且,经济全球化日益明显,会一门外语会让你多一些机会多一些收入!”

金水区一所小学的陈姓英文老师告诉大河网记者,“最核心的或许不是必修选修的问题,是整个英语教育效率太低了,英语是一个强大的工具,理想状态下半年就可以掌握了,后面就是不断完善和利用这个工具,目前的教育方式确实耽误了学生的大量时间和金钱,但是成效微乎其微。”

著名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在当前国际化、全球化的社会,外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不赞成高考取消外语科目,外语不能退出高考。但高考外语科目采取社会化考试、等级考试等新方案,一年多考,是完全必要的。

2012年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成立,顾明远是首届24位委员之一。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提出探索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如今时隔8年,顾明远仍表示,他完全赞成。

“我完全赞成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讲到的高考改革内容。不是让外语退出高考,而是应该用等级而非分数作为测试标准。学生可以进行社会多次考试,获得水平等级。高校录取新生时,可以根据专业的需要制定外语等级的要求。这样就不至于分分计较,也不会因外语一科成绩而损害学生的总成绩。”

对许进提出的降低外语在教育、考试中地位的建议,顾明远不赞成,他说:“我觉得外语还是需要的。现在是国际化、全球化的社会,国际交往很频繁。我们看农村里头农家乐,外宾来了也得讲几句外语。我觉得外语还是不能退出高考,高考取消外语我不赞成。”

2013年,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研究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若干重大问题,并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提出要探索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的模式。

对于英语等科目一年多考的政策,其实早在2013年3月份教育部公布的《教育部关于2013年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意见》中已经明确。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曾指出,“高考外语一年多考,一方面可以给考生几次机会,不至于因一次外语考不好而全盘皆输。另一方面,通过多次考试,才能测试出考生的真实外语水平。”他分析说,多年来我们的高考是选拔性考试,不是水平测试,一年多考可以作为水平测试的有效办法。(记者 宋向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