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楼仪仗图:出土于乾陵陪葬墓懿德太子墓 珍藏在陕历博的国宝级壁画

原标题:阙楼仪仗图:出土于乾陵陪葬墓懿德太子墓 珍藏在陕历博的国宝级壁画

懿德太子李重润,原名李重照,唐中宗李显与韦皇后所生的嫡长子,中宗的父亲唐高宗册封他为皇太孙。

公元683年,唐高宗驾崩,高宗遗诏“七日而殡,皇太子即位于柩前。园陵制度,务从节俭。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取天后处分。”

在延迟7天后,李显登上皇位。然而,两个月后李显便被武则天废黜为庐陵王,随后皇太孙李重润也被废为平民。

武则天在位期间,凤阁侍郎宗秦客将改造的“天”“地”等12个字献给了她,其中将“照”字改为“瞾”。武则天对“瞾”字情有独钟,史料记载“载初元年,神皇自以‘瞾’字为名,遂改诏书为制书”。

也许是命运使然,也许是巧合,在武则天的孙儿辈中,独独李重润有意无意中触犯了大权独揽、高高在上的皇祖母名讳。

据《懿德太子哀册文》记载,懿德太子聪颖早慧,在风声鹤唳的日子里,或因父母的庇护,他仍然能够习字读书,并养成了良好的品性。

公元701年,李重润因私议武后隐私,触怒武则天,不幸被杀。19岁的李重润,就这样走到人生尽头。

公元705年,李显复位称帝,追封李重润为懿德太子,公元706年将其灵柩由洛阳迁到乾陵陪葬,并号墓为陵。

墓葬长达100.8米,墓葬结构复杂,由墓道、6个过洞、7个天井、8个小龛、前甬道、后甬道、前墓室、后墓室八部分组成,象征着皇宫里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殿堂、庭院,是目前考古发掘的等级最高的唐代墓葬。

题材有仪仗队、青龙、白虎、城墙、阙楼、乐伎、男仆、宫女等,显示出李重润的显赫地位和特殊身份。

《阙楼图仪仗图》是目前发现唐代壁画中场面最大的传世作品。该图绘制于懿德太子墓墓道的东西两壁上,共两幅。

东壁图高3.04米、宽2.96米;西壁图高3.05米、宽2.98米。两幅壁画内容大致相同。

据晋崔豹撰《古今注》记载,阙通缺,古代人臣经过阙门时,可反思自己的缺点,透露了“阙”作为礼制建筑的精神功用。

懿德太子墓中绘制的阙楼为一组三出阙,即一个母阙加两个子阙。阙楼高大宏伟,从上到下可分为屋顶、屋身、平坐、墩台四部分。

该阙楼屋顶为庑殿式,有一条正脊和四条斜脊,四面屋顶呈斜坡状,略微向内凹陷形成弧度,正脊两端饰有高高翘起的鸱(chi)尾,鸱是古代的一种神兽,饰于屋檐上,传说有避火镇宅之用。

平坐架于墩台之上承托起屋身,四周为绘有蔓草花纹的单勾阑,转角和柱头有斗拱起到承重作用。

墩台为砖土结构,呈梯形台体,收分明显,夯土筑为基础,外包长方形条砖,四边转角处包砌饰有忍冬蔓草纹的块石。

阙楼旁雄伟的城墙下有一支由196人组成的仪仗队,分步兵队、骑兵队、马车队三部分。

这种车应属太子大朝时所用辂车,步行仪仗和骑马仪仗则象征着太子仪仗的左右卫。这幅壁画可以说是太子大朝时的情景再现。

门阙制度是唐代建筑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唐代建筑多为土木结构,经过1000多年历史演变,早已难觅踪影。

《阙楼仪仗图》很重要的一个价值,是它让世人第一次看到了三出阙的样子,让唐代高等级建筑的模样从史料中的文字记载,变成了活灵活现的实物力证。

据考证,三出阙超越了太子使用二出阙的标准,是依天子之礼构筑的,是等级最高的一种礼制性建筑,往往也是帝王居所的标示性建筑。《阙楼仪仗图》中使用了三出阙,也体现了中宗失去儿子的悲痛和想要尽力补偿的无奈。

2002年,建筑师张锦秋女士在设计大唐芙蓉园时,考虑到大门一定得具有唐代的恢弘气势,就想到《阙楼仪仗图》中的三出阙,这是她第一次对三出阙的复原设计,第二次是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西安大明宫案例馆。

陕西历史博物馆讲解员张楠介绍:“《阙楼仪仗图》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幅大型界画。作为中国画画种,界画是指绘画中采用界笔直尺,用界划的方法所绘的画。其他画种相比,界画要求准确、细致地再现所画对象,具有很强写实性。“

同时,画面采用仰视的角度,与现实中观看阙楼的视角相符,并衬以城墙和远山的背景,突显出阙楼的高大巍峨,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视觉震撼。

此外,《阙楼仪仗图》在绘制时画工采用了类似焦点透视的方法,立体感很强,三出阙有明显的远近关系。整幅画面配色和谐自然,墩台为冷色调,内部还有赭、灰等细微变化,墩台四边工笔细描出蔓草图案,十分庄严典雅。屋身、平坐部分用朱红色描绘,在主要连接点还绘有金铜饰件,给人富丽华贵之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