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寮|2022年飞盘飞出“小红皮书”

这场于1998年进入中国的少数民族运动,由于疫情和社交媒体的推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讨论。

今年清明节期间,与红皮书飞盘相关的搜索数量比去年增加了约24倍,5月份的同比增长率扩大到62倍。受欢迎程度一直持续到6月份,没有任何下降。2022年,飞盘的“百度指数”增长了7倍。

内部人士比外部人士更早察觉到飞盘破裂的势头。18岁的薛同时也是全国飞盘推广委员会副秘书长,他邀请朋友来飞盘,甚至还互送飞盘。对方说他不感兴趣,但去年5月,他的朋友在小红皮书上刷了一下飞盘的动态,对他说:“这么多人玩飞盘,所以我想来。”

未能达到职业体育精神和飞盘精神的用户最终被社交媒体推送的好看照片和强大的社交体育属性所吸引,最终带来了业内人士无法想象的爆炸性影响。

在小红皮书之后,抖音、B台和微博上与飞盘相关的内容也开始增多,但评论气氛与肖洪舒不同。那些质疑飞盘女孩着装的人,嘲笑飞盘是一种狗玩具,认为飞盘影响了足球的发展占据了评论区,但这并不影响飞盘圈的继续走出。

2019年前,全国将不超过50家飞盘俱乐部,只有约3000个长期活跃的团队和参与者。薛说:“当时圈子很小,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基本上大家都认识

从在少数民族中不受欢迎到在大城市占据运动场,小红树已经成为城市话题的焦点。在飞盘普及的过程中,肖洪舒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经历了飞盘从不受欢迎到打破圈子的过程,薛认为飞盘是萧洪舒引爆的,几乎可以说是少数民族体育推广的典型案例。

不仅飞盘,从去年的野营热到最近流行的城市自行车、挥舞国旗的橄榄球和划桨,这些原本不受欢迎的户外活动已经一个接一个地打破了圈子,而且背后几乎没有什么红皮书。

《引爆点》有人提出,引爆流行事物需要三个角色,即专家、联络人和销售人员。飞盘在《红皮书》中的流行也与这三个角色密切相关。

2021国庆长假期间,小红树趋势集团的运营商于金突然发现,趋势博客开始在朋友圈里发送有关飞盘的新闻。今年露营已经成为这个城市最流行的生活方式,飞盘已经成为露营时最喜欢的运动。国庆长假结束后,潮流博客把飞盘带回了城市,并组织了各种飞盘比赛。

从《小红皮书》中可以看出,与飞盘有关的笔记略有增加,但总数只有几十条左右。为了了解飞盘是一种什么样的运动,俞瑾于去年11月组织了一群从未见过面的博主在上海体验飞盘俱乐部。结果发现,进入这项运动的门槛很低,适合大多数人,甚至女孩。比赛过程也非常友好愉快,很容易得到年轻人的青睐。

他担心这种运动只在上海流行。毕竟,最早玩飞盘的人和中国最大的飞盘公开赛都在上海,所以宇金在全国各地找到了3000多名trend用户进行内部测试,并发现参与测试的人也对飞盘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202111月和1月,小红树站先后启动了“飞盘给人一切幸福”和“飞盘助力奥运”的主题。一些新兴的飞盘俱乐部和俱乐部成员的相关话题和内容已经更加倾向和暴露。

飞盘不是隶属于运动集团,而是由趋势集团经营,这不是肖洪舒刻意做的,但最终的效果出乎意料。这些善于穿衣、拍照、始终走在城市人气前列的潮流博主,掌握了萧红树最广泛的用户头脑。他们在飞盘普及过程中起到了“联络人”的作用,开启了飞盘在小红树的初步流通。

飞盘之所以能在《小红皮书》的运作中引起人们的注意,是因为“圈内人”很早就播下了种子。2008年以来,薛志行和一批飞盘爱好者开展了一系列的飞盘推广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将飞盘带入校园、建设公司团队、培训专业飞盘教练、举办各种比赛、,甚至招募和选拔高水平球员组成国家队参加德国海德堡世界青年锦标赛,并及时参加上海亚运会。

这些努力使飞盘建立了校园、俱乐部和活动的基本体系,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忠实粉丝。然而,要走向大众化和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最著名的飞盘比赛“上海公开赛”每年吸引20-30支球队参加,并已连续举办24次。然而,只有2019年亚洲锦标赛得到了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信用卡的大力赞助。为了参加全国各地的比赛,飞盘队必须支付比赛费用。

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了全国各省的飞盘比赛,全国飞盘运动促进委员会开始尝试在企业联盟建设中推广飞盘,培训了5000名飞盘联盟建设指导员和600名初级飞盘教练。在他们努力打破自己的圈子,他们发现了一个新的定义飞盘在中国。

薛志行将其概括为“不需要突破城市边界”的城市户外运动。与滑雪和露营相比,飞盘更适合在城市活动,这也符合人们对户外运动的渴望和流行下的大自然。“这样的定义也意在为中国的户外运动开辟一个空白市场,这并不比飞盘更合适。”

20219月,在发现越来越多的品牌,甚至像香奈儿和LV这样的奢侈品,都将飞盘纳入活动后,薛之星还组织了一批线下潮流玩家进行了一场“飞盘跟随游戏”。

活动结束后,越来越多的潮州人开始在露营和日常生活中玩飞盘。俞瑾注意到,一粒播了近14年的种子开始在小红树上生根。

小红皮书如何屏蔽适合在社区引爆的运动?他们自己总结了一套流行少数民族体育的公式。

第一个是对性别友好。飞盘和腰旗足球都不允许身体接触,因此减少了女性对加入这项运动的担忧和竞争过程中的风险。男女混合系统增强了飞盘的社会属性,满足了年轻人基于场景的社会互动需求。不需要聊天,你可以在体验运动乐趣的同时结交新朋友。

第二是新手友好。与跳伞、跳水和蹦极等小规模运动相比,飞盘不会因成本和技术等问题阻碍新手进入。年轻人和老年人都可以参加这项运动。

爱尔兰今年还举办了世界老将飞盘锦标赛,这是一项针对老年飞盘运动员的专业赛事。

第三,年轻人很容易分享。虽然这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很多争议,但它甚至对那些穿着得体、在网站上拍照的飞盘女孩造成了污名。但这不仅仅是飞盘。好看的照片和分享已经成为引导年轻人消费的重要因素。

在飞盘作为一种小红皮书流行之前,它的发展一直遵循着其他外国运动传入中国的轨迹。此前,飞盘爱好者也追求专业技能,并参与竞争性比赛。他们偶尔会收集一些精彩的收藏和个人比赛照片,但他们对运动服没有太多考虑,也不会为俱乐部活动专门配备摄影师。

然而,小红皮书趋势集团开始被点燃。更时尚的潮流用户选择了飞盘,这放大了其娱乐、社交、电影制作等特点。此外,在社区氛围中,小红皮书倡导更好的生活方式。最后,飞盘在走出圈子之前掀起了一股小红皮书的“本土化”浪潮。

为了丰富和丰富平台上飞盘的内容,于金在小红皮书前后推出了一系列与飞盘相关的话题,如“幸福是飞盘给的”、“幸福是飞盘给的”,他们还联系了全国20多家飞盘俱乐部入驻小红皮书,并鼓励俱乐部及其参与者在小红皮书上发送更多与飞盘相关的内容。

202110月,余刚接触到飞盘,小红树只有两个飞盘俱乐部。然而,仅仅半年时间,在小红树开设账户的飞盘俱乐部就多达300家,私人社区组织的数量无法统计。最直观的变化是流量级别。自今年3月以来,飞盘一直是小红树等社交平台上最热门的话题,并被许多官方媒体报道。

用户扮演“销售员”的角色,突破了飞盘和公众之间的最后一道障碍。他们在参加活动后分享的状态和照片进一步吸引了更多的人对这项运动感兴趣。然而,从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到山东临沂和内蒙古赤峰等三四线城市只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与传统的海外运动相比,它进入一线城市,然后以数倍的速度使市场下挫。

然而,小红皮书并不是一个体育平台。在成功创建了一个脱离循环的案例后,他们很快就投资了下一个可以影响用户心智的流行生活方式。下一个可能是划桨或骑马。至少就目前而言,小红皮书似乎已经掌握了一套可以影响城市年轻人时尚生活的方法。

对于薛志行这样的飞盘练习者来说,小红树加快了飞盘的破圈速度,总的来说是件好事。更多的品牌和企业开始寻求与飞盘比赛和俱乐部的合作,飞盘观众也增加了数百倍。

但同时,由于圈子的迅速扩大和飞盘活动中的反复混乱而引发的纠纷,如俱乐部的组织管理、飞盘活动的安全、飞盘教练员素质参差不齐等,也让他们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对于飞盘从业者来说,能否让那些随风而动的年轻人留下来,让他们长期发挥作用,已成为最重要的命题。薛说:“我们不想让来游玩的人在车流中磨蹭,所以它会成为我们的烟花。它很漂亮,但烟花燃放后天还是黑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