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智勇苦趣童年:意外练举重 刷鞋换方便面

正如爱迪生所说,“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聪明”,石智勇在举重之路上的成功也得益于继承了父母的优秀基因,尽管他父母并不愿多说这一点。

父亲石雄信是一家水泥厂的工人,尽管个头并不高,但他在工友中是以“力气大”闻名的。那时,20公斤左右的手推车轮子,石雄信轻而易举地就能单臂连举七八十次,有的工友不服气,经常在下班时和他以各种方式比力气,但是没有一个能赢他。母亲林雪家境贫困,才16岁就去煤矿拉煤帮家里补贴家用,她拉七八百斤的板车,和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差不多轻松。

石智勇小时候骨架就生得比一般小朋友大,而且力气之大在同龄人中也首屈一指,还担任班级的体育委员。龙岩街道上,到处翻墙爬树玩耍的小朋友中从来少不了他的身影。父母对此也没时间管,何况小智勇成绩并没耽误,总能在班级保持在中上水平。一次石智勇从树上摔下来,后脑勺摔得鲜血直流,到现在脑后还有个3厘米长的疤痕。即使这样,也丝毫没有影响石智勇对“运动”的痴迷,但最终能走上举重之路还是源于一次十分偶然的机会。

正如爱迪生所说,“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聪明”,石智勇在举重之路上的成功也得益于继承了父母的优秀基因,尽管他父母并不愿多说这一点。

父亲石雄信是一家水泥厂的工人,尽管个头并不高,但他在工友中是以“力气大”闻名的。那时,20公斤左右的手推车轮子,石雄信轻而易举地就能单臂连举七八十次,有的工友不服气,经常在下班时和他以各种方式比力气,但是没有一个能赢他。母亲林雪家境贫困,才16岁就去煤矿拉煤帮家里补贴家用,她拉七八百斤的板车,和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差不多轻松。

石智勇小时候骨架就生得比一般小朋友大,而且力气之大在同龄人中也首屈一指,还担任班级的体育委员。龙岩街道上,到处翻墙爬树玩耍的小朋友中从来少不了他的身影。父母对此也没时间管,何况小智勇成绩并没耽误,总能在班级保持在中上水平。一次石智勇从树上摔下来,后脑勺摔得鲜血直流,到现在脑后还有个3厘米长的疤痕。即使这样,也丝毫没有影响石智勇对“运动”的痴迷,但最终能走上举重之路还是源于一次十分偶然的机会。

小智勇毕竟是个才9岁的孩子,他练举重的初衷是“练举重的人肌肉发达、力气大,没有人敢欺负,还能向同龄人炫耀一下自己身上的肌肉”。但是,种种看似与举重根本没关系的体力、耐力训练,既繁重又枯燥,小智勇开始在训练中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后来干脆跑回家对父母说“我不想练了”。

这下惹恼了父亲石雄信。尽管没读过多少书,但石雄信用最简单的当地俗语狠狠地教训了儿子,“稀泥巴糊不上墙”,“干一件事情就要坚持到底,不然你能做成啥!”石雄信可能没想到,自己当初这样道理简单的教育影响了石智勇的一生。石智勇在后来接受访问时,多次跟记者提到爸爸这句话对自己的影响,“你不说我稀泥巴糊不上墙吗,我偏要糊给你看!”

重新回到举重场上的小智勇立志要“糊上墙”,在朱日平教练的耐心指导下,他开始刻苦训练,不仅训练时再也不偷懒,而且常常在训练课结束后主动留在训练房里练习。尽管邻居哥哥以及很多同学更早被召入省体校,但小智勇愣是凭着自己连续四夺全省少儿举重冠军的响当当的成绩,在1993年被省体校的吴玉铸教练看中。

生活费每周只有30元,每逢周末小智勇只能躺在床上睡觉,因为他只有一套衣服。

在省体校那段日子,近千元的学费让石家几乎透支了家底,石智勇的生活费每周只有30元。

吃饭是最大的问题,大运动量训练过后运动员是最饿的,当别的孩子晚上训练完吃饼干、牛肉干、方便面时,13岁的石智勇只能一杯杯地喝水,一直喝到“饱”。这样怎么行?得想点办法。石智勇开始主动地给寝室的同学洗衣服、刷鞋子,这样下次再有同学吃东西的时候就不忘喊他“来吃一口”。“那样吃上一口方便面真是香啊!”石智勇丝毫不认为这是一种屈辱,不仅因为是自己用劳动换来的,更主要的是他有以苦为乐的精神:洗衣服刷鞋还能锻炼我的臂力呢!

同样青春年少,每逢周末,其他同学都去街上买衣服鞋子,顺便玩玩游戏放松,但是石智勇却躺在床上睡觉。因为他只有一套衣服,周末洗掉后,仅着一件内裤的他只能留在宿舍!

这一切换来的是训练中有了更多动力,石智勇生活水平之低与他训练成绩的出色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