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信息技术课堂以生为本的实践与研究
蒋澜涛

  【摘要】本文基于以生为本的教学理念,运用任务驱动、自主探究和小组合作探究、评价激励等学习方法,实现把课堂真正还给学生,这样做可以使学生产生浓厚的学习兴趣,从而将
被动“要我学”转换为“我要学”和“我爱学”。
【关键词】以生为本 任务驱动教学法 学科整合 自主探究 小组合作
一、引言
小学信息技术这门学科在大多数人眼中只是一门工具课,是为各学科服务的,我并不否认信息技术学科的这个功能,但是如果仅仅是工具,那小学完全没有开这门课的必要。要想打破这个传统认识,必须依靠信息技术教师和学生一起给这门课注入生机和活力。现在全国都在讲“以生为本”的教学理念,我就职的重庆市九龙坡区第二实验小学的教学理念也是“生本教育”——充分尊重学生、充分相信学生,充分依靠学生,把课堂真正还给学生。如何让信息技术课堂像语数等课堂那样充满生机,让信息技术的知识落到实处,我一直在设想与实践。
二、任务驱动,让知识落到实处
(一) 任务驱动教学法
“任务驱动教学法”是一种建立在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基础上的教学法。它将以往以传授知识为主的传统教学理念转变为以解决问题、完成任务为主的多维互动式的教学理念,将再现式教学转变为探究式学习,使学生处于积极的学习状态,每一位学生都能根据自己对当前问题的理解,运用共有的知识和自己特有的经验提出方案、解决问题。
(二)生本课堂任务驱动的魅力
任务驱动简单来说就是单刀直入、简单明了地将问题或任务抛给学生,让学生用已有的知识,或自己和同伴查阅的资料,或求助于身边的任何可求助的人和事解决问题。
生本课堂的任务驱动不仅体现在课堂上,更体现在课前准备、课堂预设外的“生成”上。
1.课前任务
课前任务的布置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必须先了解学情,不脱离教材地制定教学计划,在课前一天制定好精准的、不易混淆的问题交给学生完成。
临近期末,四年级上期大多数学生都掌握了word文档的基础操作,而且这个年龄层面的儿童都热衷于漫画,不爱被老师灌输知识,但乐于自己尝试完成任务,体验成功,所以不能由老师教知识为主,应该让学生个体或者和同学一起来尝试自己产生知识。他们熟练掌握信息技术技能,动手能力较强,乐于完成任务,善于表达。于是我根据重大版小学信息技术四年级上册word文档设计了一节综合练习课《我是小小漫画家》,这节课的主要内容是在word文档里插入图片、自选图形等形成漫画。
学情了解、教学内容制定好之后,我提前一天将制定好的课前准备表发给学生。
《我是小小漫画家》课前准备
你看过的漫画有哪些?(3-5个)
你喜欢的漫画人物有哪些?(5个以上)
在word 2003中,你会利用“绘制新图形”插入图片框吗?怎么做?
在word 2003中,你会在制定的文件夹里插入图片吗?
在word 2003中,你会在插入的“自选图形”里添加文字吗?怎么做?
表1 《我是小小漫画家》课前准备表
2.课堂预设任务
有了课前的准备,课堂将会更加井井有条。课前教师检查过学生的表1课前作业后,就应该视学生具体完成情况调整课堂任务。
同样是这堂课,在开课时,我明确地告诉学生,这节课的任务是用word制作漫画,然后出示一幅只有主人公没有背景的漫画半成品,提出任务,自己尝试插入背景。
这样设计可以让孩子发现系统默认后插入的图片在上面,从而引出第一个重难点:叠放次序。
层次稍高的孩子们会用剪切粘贴的方法来实现将背景移动至主人公下面,那么我便会提问:如果有多个主人公,难道要剪切粘贴吗?
我会点到即止的讲解,最大范围地让孩子尝试,然后让成功的孩子分享成果,这样会让孩子享受成功的乐趣,实现生生互助的目的,再以小游戏的方式巩固“叠放次序”的方法。
3.预设外的“生成”问题
任务驱动教学法不拘泥于形式,除了课前任务、课堂内的预设任务外,最无法掌控的便是教师预设外的“生成”问题。
对于“生成”的问题,最考验教师对学生的关注度和应变能力。如今的优质课评选,评委们除了看重课堂设计、师生互动、知识是否落到实处以外,更看重课堂中学生出现“生成”问题时,教师的处理能力。
有的老师因为不够关注学生,也许根本发现不了学生的生成问题,也有的教师因为无法回答问题,碍于面子直接忽略掉。
通过对某小学工作5年以下和工作5年以上教师各20名,关于学生课堂生成问题的不记名问卷,我得出以下数据:
工作5年以下教师 工作5年以上教师
经常在课堂发现学生提出或遇到预设外问题的老师 9 17
遇到自己不会解决的课堂生成问题,直接装作没听到或不知所措的老师 14 6
遇到不会解答的课堂生成问题,会不耻下问求助于学生或与学生共同解决问题的老师 15 7
遇到不会解答的课堂生成问题,会先安抚学生,课后自己找答案的老师 13 13

表2 学生课堂生成问题问卷统计
由此看出,年轻的教师相对于工作较久的教师,对学生的关注度较为欠缺,且应变能力稍慢,但是年轻教师对于学生的态度更加平等,不会高高在上。如果我们能够随着教学经验的丰富,对学生的关注度和应变能力不断提升的同时,也保持与学生的平等互助,将对学生的学习、生活甚至人生都会起到莫大的影响作用。
4.课后的延伸任务
许多教师往往忽视课后延伸问题的作用,只是在课堂内容无法完成时,才会叫同学们带回家去做,或是下节课继续完成。可是有多少教师是真正检查过你所布置的课后练习,或是下节课继续完成的呢?
课后的延伸任务通常可以起到延续课内知识,促进学生实践生活的作用,不容小觑。
课后的延伸任务,不一定是课堂未完成的任务,也可以是下节课的课前准备,反复循环,生生不息。
三、学科整合,信息技术课堂生机勃勃
每每提到信息技术学科整合,老师们通常想到的都是借助信息技术手段为其他学科的学习
服务,让信息技术成为其他学科的平台及工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不讲究教学方法、教学艺术,只需要教会学生使用的方法就可以了。在如今这个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这些信息时代的移民凭什么去教信息技术时代的原住民呢?信息技术这门学科还有开设的必要吗?
要想打破这个传统认识,必须给这门课注入生机和活力。在信息技术课堂上,也可以整合其他学科,比如语文、数学、英语、美术、思品等,但这对教师的要求较高,必须是深入研究其学科的前提下,才能将信息技术与别的学科悄无声息地结合起来,让同一堂课巧妙地隐含别的学科知识,又能学到信息技术的知识,在学生的自主探究、共同协作以及老师的引导下,由浅入深地完成双重任务。
案例分析:信息技术教师收藏的非电子作品
六年级上期学习flash动画,刚开学,由于学校机房的电脑正在进行维护,不能到机房上课,那我只好就把学习的地方转到教室。为了让学生懂得动画是根据“视觉暂留”原理来制作的,我准备给孩子们上节美术课中的手工课。
课前准备是要求学生带纸、剪刀、彩笔、胶水针线等物品。
任务驱动:带着以下两个问题自学第一课《动画技术的发展》:(1)第一部动画和第一部中国的动画分别是什么?(2)动画是根据什么原理制作的?
第一个问题很容易从书上找到,而 “视觉暂留”原理学生不太好理解,于是,我和孩子们一起探讨这个问题:传统的动画片是怎么形成的?
“一张一张画的”!“我还见过‘笼子里的鸟儿’……”学生争先恐后地回答。既然学生已经理解,就着手实践吧。要做出一个好的作品,一节课显然不够,我同意学生将作业带回家做,下节课进行展示。
在第二次课上,学生们交上来的作业真是让我眼花缭乱,他们都是如此认真,当我看到一把把扇子在稚嫩的手中欢快的转动,一幅幅美丽的画映入眼帘,孩子们互相观看,评价别人的作品,一切都显得那么兴致勃勃。
这节课将美术和信息技术两门学科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不但让学生了解了“视觉暂留”的动画原理,还培养了孩子们动手动脑的能力和对美的欣赏能力。
或许还不止这些,在检查孩子作业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妙品”,那是六年级四班乔萍同学的作品。她的作品是自己用白纸钉的一个小本儿,在快速翻看的时候出现动画。当然,这样的作品很多,但是,她的作品妙就妙在她的创意和细心上。
作品第一页,出现在人眼前的是一个让人垂涎欲滴的苹果,后来来了一条毛毛虫,毛毛虫爬呀爬,爬呀爬,慢慢爬到苹果身边,张开大嘴正准备享受苹果的美味,哈哈,奇迹发生了,苹果苏醒了,张开嘴迎接送上门来的虫,吃完后,露出美美的笑容,原来苹果是一个爱吃虫的苹果,它一直伪装着呢!
她的作品没有取名,只写了几个字“6.4乔萍”。我真是惊叹她的创造力,更让我佩服的是她的细心。她的动画“小本儿”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的宽度是渐长的,这让翻看的人非常顺手。这是怎样具有创意和细腻的一颗心啊!
以前只知道乔萍是一个学习很踏实的女孩儿,她上课都很少举手的害羞女孩儿,现在竟然发现她是如此有创意火花的一个孩子。于是我当着全班的面表扬了她,并且征求她的意见,准备把她的作品进行全年级展评,她欣然同意。于是我逢人便拿出来给他们看。现在这孩子已经上高一了,我还收藏着她的这个无名作品,到现在为止,这是我收藏的唯一一件非电子的作品。
四、自主探究,把课堂还给学生,让学习充满生命活力
传统的课堂,上课就是执行教案的过程,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在课堂上的进程是完成教案,而不是“节外生枝”。教师期望的是学生按教案设想作出回答,若不,就努力引导,直至达到预定答案为止。学生在课堂上实际扮演着配合教师完成教案的角色,其中最出色、最活跃的是少数好学生。于是,我们见到这样的景象:“死的”教案成了“看不见的手”,支配、牵动着“活的”教师与学生,让他们围着它转;课堂成了“教案”的“舞台”,教师是主角,好学生是配角中的“主角”,大多数学生只是不起眼的“群众演员”,很多情况下只是“观众”与“听众”。
要改变上述状态,必须充分尊重学生、相信学生、依靠学生,把课堂真正还给学生,这样才能使课堂焕发出生命的活力。
案例分析:忍一忍的收获
上课初,我和学生一起对开学以来到现在所学过的知识技能进行了一系列的回顾,然后布置了作业:“Flash设计奔跑的小车”——要求小车奔跑,轮子转动,风格不限。
在《白云追月》中学过移动,在《转动的风车》中学过转动,学生们都做得很好,绝大多数的学生可以完成规定作业,我想设计奔跑小车应该不会难住他们。
在设计之初,我也提醒学生们注意结合这两课来开展设计。可是我在巡视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问题。他们都很积极地在翻书和讨论设计,可是效率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快。原来我高估了我的学生,他们的举一反三能力好像并不太好。
我有点着急了,要给他们示范吗?我犹豫着,再忍忍吧。我继续观察孩子们的不断尝试。可我看到的作业不是车子能动,而是轮胎在原地,就是轮子转动了却不能和车同时动,要不就是轮子乱动,就像两个轮子间有个轴,而轮子围绕轴乱甩……我正在犹豫是不是该我“出马”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了——
“蒋老师,钟鑫做好了”!说话的是坐在钟鑫旁边的同学,我凑过去一看,虽然还不是很漂亮,但他真的靠自己的能力完成了。我悄悄问他:“你是怎么想到的”?他说出了他的想法,这个非常不善言辞、上课从来不和同学说话的害羞男孩儿的逻辑思维很让我感到吃惊。我决定在全班展示他的作品,并请他来讲讲他的设计思路。于是孩子们都张着忽闪忽闪的眼睛注视着他,听他讲他的设计思路。
“我是这样想的,第一个图层用来做背景,车身和轮子都要移动,那么至少应该再多两个图层,车身一个图层,车轮一个图层,然而我做出来的样子是两个车轮乱转,不是单独转动。我就想,一定是中心点出现问题了,要想两个轮子都按照它自己的中心来做中心点转动,那么就需要两个图层来做车轮。于是我又新建了一个图层,现在就变成了四个图层。我分别把车身、两个轮胎都转化为原件后,对车轮创建补间动画,用到了《转动的风车》里学过的旋转,然而,这时候车子只是原地跑动,所以,我在结束帧20帧这里把车身拖到了背景外面,然后把车轮也拖动到相应的位置就完成了”。全班在没有我“领掌”的情况下,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多么完美和清晰的设计思路和语言,这小家伙俨然一副权威的分析架势,我也跟着鼓起掌来。后来,很多同学在他的分析思路下,完成了他们的设计,还有好多学生画出了“奔驰”、“宝马”等名车,真是漂亮!
后来我反思了,如果同样是这番话换成我给孩子们说,可能完成作品的孩子更多一些,可是达不到这样的效果。我这样“忍一忍”的做法,所带来的直接好处是培养了这个孩子的自信和表述能力,而且往往孩子之间的沟通比老师和孩子的沟通来得更快一些,这是学生之间的密码。
学生是课堂的主体,只有把课堂真正还给学生,让学生“活起来”,才能使课堂充满生命的气息,焕发生命活力。
五、小组合作,感受互助的愉快
(一)小组的概念
小组合作学习是当前课堂教学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教学方式之一。对合作学习在教学中使用的策略,一线的教师人人都有自己的妙招。但在谈及科学建组,如何构建结构合理的合作学习小组时,竟然是惊人的一致,认为必须遵循“组内异质,组间同质”的原则。我们根据学生的组内差异情况把它称作“异质型合作小组”。在分组的时候,通常3-6人较为合理。
(二)小组合作的课堂实践
在生本课堂中,小组合作学习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创设一种只有成功小组成员才能达到个人目标的情境,即小组成员不仅要努力争取个人目标的实现,更要帮助小组同伴实现目标,通过相互合作,小组成员共同达到学习的预期目标。小组合作学习将班组授课制条件下学生个体间的学习竞争关系改变为“组内合作”、“组际竞争”的关系,将传统教学与师生之间单向或双向交流改变为师生、生生之间的多向交流,不仅提高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对学习的自我控制,也提高了教学效率,促进了学生之间良好的人际合作关系,促进了学生心理品质发展和社会技能的进步。近年来,我国一些地方学校改革课堂教学,也对小组合作学习进行了应用与研究。国内外的研究和实践,都验证了小组合作学习作为课堂教学常规组织形式在提高学习效果方面的有效性,小组合作学习已成为提高教学效率的新策略。
(三)小组合作形式对于研究性学习的意义
在我们已有的实践中,小组合作学习对接受性学习的积极作用已经得到证明。研究性学习同接受性学习相比,在教学目标、学习内容、信息来源、学习方式等诸多方面有所不同,其运用小组合作学习形式效果更适宜于让学生获得从事科学研究的体验和技能,更有利于研究性学习的认知、情感和技能目标的均衡达成,有利于全体学生主动参与研究性学习,开发每一位学生的创造潜能,提高教学效率。学生的主体地位更为突出,更有利于培养学生社会合作精神与人际交往能力。
六、评价激励,享受成功的乐趣
课程评价在课程体系中起着激励导向和质量监控的作用,研究课程评价体系是促进课程改革和发展的需要。因此,建立体现素质教育思想、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激励教师上进和推动信息技术课程不断完善的信息技术评价体系,体现评价内容、主体和方法的多元化,既要关注评价结果,更要关注信息技术课程的整个教与学的过程。信息技术评价必须应注重学生信息意识和情感、信息伦理道德修养、信息科学技术常识和信息能力的全面评价。信息技术评价应有助于学生信息素质的全面发展,要改变只关注学生学业成绩的单一总结性的考试评价方式,着眼于充分全面了解学生,帮助学生提高信息意识,认识自我,建立自信,关注个别差异,了解学生发展中的需求,发现和发展学生的潜能,促进学生在已有水平上的发展,发挥评价的教育功能。
信息技术课程的评价,更看重评价的过程。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综合任务的完成没有归一的答案,结果是多元化的,在评价的过程中,要给学习有困难的同学以支持和帮助,使之在评价过程中逐步掌握获取信息、筛选信息、传输信息、处理信息的方法,才是信息技术教学的根本。对信息技术的应用能力测评,是评估学生对所学到的信息技术技能用于解决新问题的能力。创作能力是学生创新能力的基础,是信息技术学科的重点培养目标,也是信息能力迁移到其它学科学习,实现信息技术与学科整合的重要途径。
七、结束语
本文详细论述了以生为本的信息技术课堂实例。首先给出任务,以驱动学生积极性,由教师尝试学科整合的课堂设计,将课堂还给学生,让学生在小组合作的基础上实现生生互助,获取知识,享受成功。
(此文发表在2013年6月《重庆教育》杂志上,获市级一等奖)